我根本就不怀念2014年。PS3 封箱了,Xbox360 坏了,PS4 老弹光驱,Xbox One 只是为了玩独占游戏,WiiU 一直没去游戏店取机器,PSV 一张游戏都没买,每天上下班路上跟回家躺床上一直在玩 New 3DS LL,太败坏了。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工作节奏导致我只能投入到掌机的怀抱里。

今年的游戏阵容整体没去年的好。尽管流行的主机都全了,但是玩的游戏远远没有2013年丰富,甚至丧失了玩游戏的动力了。这太可怕了!

没完没了的 HD 炒冷饭

历史上从来没有哪款主机,在首发的第一年之内就没完没了的推出好多上世代主机作品的 HD 版;《Sleeping Dogs》、《GTA V》、《Last Of Us》这3部作品的 HD 版基本大家都入手了。我其实不是为了享受高清视觉效果,而是真的懒得再把 PS3 翻出来重温旧梦。

当然这么做更大的好处是,对于之前没有玩过原作的玩家而言,可以尽情畅享游戏的全部乐趣,毕竟里面都收录了原来单独贩卖的 DLC,比如《Sleeping Dogs》里的几个 DLC 我就之前没有玩过,“北角噩梦” 的剧情颇有香港怪谈的趣味,桃木剑对抗僵尸帝国。而 “十二宫格斗” 则充满了70年代李小龙的《龙争虎斗》的韵味,蒙尘的老电影画质,充满机关陷阱的山路,富豪武术家的权术阴谋,等待你用出神入化的拳脚来打破。

不过也有令我厌恶的地方,就是这次《Sleeping Dogs》依旧没有繁体中文版,明年才会推出,真扫兴。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Sleeping Dogs》的 Definitive Edition 版广告。

New 3DS

3DS 从问世以来,就延续着任天堂的邪恶本质,不断出各种升级进化版本,3DS LL,还有本末倒置的欧美地区发售的 2DS,每次大家都期待厂商能在新主机上加入右类比摇杆,而不用在随身携带那个不方便的扩充右类比摇杆外设。

10月的 New 3DS 和 New 3DS LL 终于了却了大家心中的遗愿。配上新出的年度霸王游戏《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真的是又娶媳妇又过年。加上还有那些狩猎怪物和小怪物收集游戏保驾护航。风光得要死!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大小通吃,拒绝事儿逼。

我从9月到现在,每天基本上还是在玩《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对于怀旧迷而言真是一场难得的盛宴。尤其是我在解锁出 Mr.Game & Watch 和 DuckHunt 的时候,一招一式都深藏着历史的尘埃。加上 Amiibo 的联动,谁又能招架得住这套组合拳呢?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Mr.Game & Watch 参战!

Eshop 的付费下载游戏,今年也有不少高评价的热作。由于我没有美版机无缘感受北美深受好评的《Shovel Knight》(铲子骑士),好在日服有《みんなでまもって騎士 姫のトキメキらぷそでぃ》(大家一起当守护骑士 公主的心动狂想曲)这样名不转经传的小游戏撑门面。

8 Bit 的点阵不必多说绝对是捕获我的原因,游戏整合了塔防与无双类的两种玩法,加上有6种职业可以选择和数十种技能搭配,武器打造,100个关卡挑战,真的是良心制作,只要你花不到1000日元。即便你都玩腻了也可以自己来编辑关卡,设计出新的玩法挑战。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みんなでまもって騎士 姫のトキメキらぷそでぃ》的官网截图。

XBOX ONE:

压根不是这系列主机的支持者,之所以买机器还是为了玩那些独占的动作游戏。所以,整个2014年,XBOX ONE 的几次屈指可数的开机都是为了《Dead Rising 3》(丧尸围城3)的 DLC和《Sunset Overdrive》(日落过载)。一个一个说吧。

《Dead Rising 3》

E3 展会上 Capcom 公布了《Super Ultra Dead Rising 3 Arcade Remix Hyper Edition》(超超级丧尸围城3代街机再度混音高速究极阿尔法版),算是对先前 XBOX ONE 平台独占的谎言的一次忏悔。从标题来看,大家已经感受到了 Capcom 对于一个游戏拼命发售各种升级强化版的鸡逼行径的自嘲。单独看标题种的那个 Arcade 字眼,就意味着靠街机起家的 Capcom 会将那些活跃在不同时代的街机明星请回来坐馆。

当年玩《Bio Hazard 2》(生化危机2)的时候,有人贴了张豪鬼用灭杀波动拳对抗丧尸的图,利用这个虚构的秘籍蒙蔽了不少玩家挑灯夜战,现在这个残梦总算成真。不管能够使用 RYU,就连 Chun Li 都出来了,尽管是由历代《Dead Ring》中的主角们来扮演,单是那声 Hadoken(波动拳)就已经让我回到了街机厅看大孩子们玩《Street Fighter》(街头霸王)的时代。这真比用什么电锯虐杀丧尸酷多了。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Super Ultra Dead Rising 3 Arcade Remix Hyper Edition》的角色选择界面。

《Sunset Overdrive》

青春就该像是碳酸饮料的气泡一样,充满活力。这与《Sunset Overdrive》里的变异饮料无关。

我的青春期是听着70-80’s Punk 音乐和看 Cult 电影度过的。所以,在玩到这款游戏的时候,就像是喝了听冰镇的苏打水一般,提神醒脑,重新活了一把。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Sunset Overdrive》的海报。

无政府状态下的暴乱景象,总是令人神往,每个人都想成为一名反叛的英雄,普度众生于水火之中。在《Sunset Overdrive》里,这种万年不变的设定再次得到了最大的诠释,主角是名默默无闻的清洁工。获得超级装备和特殊技能后,尽管态度还是那么插科打诨,却始终贯彻着 Peter Parker 的那句名言 ——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Punk 本身就是一种极具反抗与反叛的精神。游戏中穿着各种 Punk 服饰,反抗不安的生存现状,反抗饮料厂商的阴谋,时刻寻找着突破口,身体力行的唤醒那些丧失斗志的幸存者。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放老实点!

配合着各种高能量的 Punk 歌曲,在 Dong-Ci-Da-Ci 的紧凑鼓点和煽动性的 Bass Line,在瘫痪的街道中,留下自己的足迹。我忽然想起了今年流行的一首俗逼说唱歌曲《我的滑板鞋》—— 你能说《我的滑板鞋》这首歌不朋克吗?庞麦郎用 Lo-Fi 的 D.I.Y 精神已经引起了大众的关注,这种粗糙的草根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符合了 Punk 的部分处世哲学。

有意思的是,《Sunset Overdrive》里我们真的可以穿着各种经典款式的 VANS 滑板鞋在街道的任何角落,摩擦,摩擦。历史总是存在着这么多的巧合!也会让我们对《Sunset Overdrive》的印象更加深刻。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尽情摩擦吧!

喜欢欧美 B 级文化的边缘浪子,在玩《Sunset Overdrive》的时候可能真的会为游戏中充斥的各种亚文化彩蛋所引起共鸣。单说那些充满奇思妙想的武器装备,就都大有来头:单发的 “Dirty Harry” 手枪,来自同名的由 Clint Eastwood 主演的警匪片,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什么叫做 “以暴制暴,就是我的爱好!” 而仅有8发炮弹的保龄球发射器 “Dude”,则来自Coen Brothers的《The Big Lebowski》(谋杀绿脚趾/大保龄谋杀事件)中主角的绰号,他是个保龄球迷。

正是因为游戏中的这些取材与致敬,我在酒桌上又多了许多吹牛逼的谈资。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同《Dead Rising》系列一样,我更加关注的还是无政府状态下精神崩溃的犯罪分子们,人与人的对峙往往更加出彩。俗话说说的好,与天斗与地斗还是与人斗其乐无穷。

那些全幅武装手持球棍的暴徒组织 Scab Rusher 总是令我想起了《Mad Max》或是《The Warriors》里的各个帮派。与主角有合作关系的三个帮派也各具特色,涵盖了极客,童子军,指环王迷,墨西哥拉拉队,和他们在一起总有许多惊心动魄的冒险,比如从变成大龙的反派手里抢回被削成人彘的领袖,带领 RPG 小分队去争夺游乐园的过山车城堡 …… 无一不反应了当代美国青年族群的无聊生活现状。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墨西哥野婊子们。

我并不会拿《Sunset Overdrive》和它的前辈《Jet Set Radio》比。因为后者的气质更加严肃,而前者的胡逼程度则更接近《Saint Row》。尽管自定义角色的服饰、体型、面貌、发型还是无法匹敌《Saint Row》,但是制作组在许多细节处理上还是让玩家在战死之余能开怀一笑,每次复活的登场方式就又十多种,什么从法老棺材复活、UFO 里丢弃、《Impossible Mission》特工悬吊 ….. 透着各类电影元素的满满敬意。

碍于语言障碍,剧情对话中有不少笑料的含义无法深刻的体会,这个算是最大的遗憾。不管怎么说,《Sunset Overdrive》和《Dead Rising 3》都是我拿出 XBOX ONE 出来玩玩的最大理由。真惭愧。还有,我讨厌里面的 EMO 元素!

PS4

为什么这个机器那么的傻逼?光驱老弹出游戏光碟,每次玩会游戏,去洗澡,洗完回来,就看见光碟掉在地上,太没屁眼了!特伤心!今年公司年终奖我得再来一台。必须的!

玩的时间最长的应该是《Evil Within》(邪恶深处)。纯粹是被三上真司的号召力给吸引过去的,和大家一样。先苦后甜的游戏成长方式没人不喜欢,就是玩着特揪心。什么踩踏畸形婴儿、针头扎入大脑、走廊里被洪水般汹涌的血浆席卷、断头 ….. 玩着特别揪心。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玩的我的蛋都碎了。

我不是恐怖类游戏的拥趸。最厌恶的游戏肯定还是《Watch Dog》(看门狗)。对 UBI 一直都有成见,那些可笑的层出不穷的 BUG 就不多说了。《Watch Dog》玩着特别伤神,老得偷偷摸摸,掏出手机黑这个黑那个的,当你处于一个有多种可以被破解控制的设施场景种,很容易手忙脚乱出现错误操作并且酿成悲剧。

不断切换街边摄像头捕捉信息,导致像我这样缺乏耐心的率真小子直接就流失了。路边所有行人的个人信息被捕捉掌控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是每个人的性趣味那些,不过,看多了也就腻味了。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没听说芝加哥那边闹雾霾啊?

PSV

一张游戏也没买。真的特怪。现在已经沦为玩PS1游戏怀旧和玩独立游戏的掌上利器了。

推荐个小游戏吧,《Counter Spy》(反击间谍)。潜入类的动作游戏,艺术风格颇为考究,走得是冷战风。里面的场景,招贴海报,剑拔弩张的气氛都特别复古。角色建模特有早期Flash劲。游走于虚构的美苏两个大国之间,破坏他们的核储备,阻止他们炸毁月球的阴谋。尽管游戏的 Loading 巨慢,不过屏幕上还是会显示一些冷战 Tips 给玩家解闷。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冷战题材一直深受战争贩子们的爱戴。

国行

不管是 XBOX ONE 还是 PS4 的祖国版,我都不买!别问我为什么!

年度最爱的怀旧游戏

3DS -《セガ3D复刻アーカイブス》(SEGA 3D 复刻档案):今年绝对是 SEGA 的怀旧之年。秋天由 Hardcoregaming101 网站出版的《SEGA ARCADE CLASSICS VOL.1》(SEGA 经典街机 第1期)的日文版一在 Amazon 日本上架就被抢购一空。

随后的动画片《セガ·ハード·ガールズ》(SEGA 硬件女孩)更是将 SEGA 怀旧热潮掀起。动画用新生代嫩 Der 们可以接受的萌娘化手段,每集传授各种关于 SEGA 在游戏领域的点滴豆知识。如果 Konami、Capcom、Taito 这些公司也能效仿其道推出宣传自身企业文化的动画,那别提有多美了。

年末 3DS 平台的《セガ3D复刻アーカイブス》算是为热闹非凡的 SEGA 2014 怀旧年划上了完美的句号。也许你玩过合集中的这些复古游戏,但是裸眼 3D 效果下的游戏体验会是什么样的呢?毕竟这款合集作品在 EShop 里获得了满分的评价,国际 3D 先进影像协会也给予了大奖,感谢 SEGA 在 3D 领域的普及和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2014年我都玩了什么游戏-克里焦点网

都是故事!

展望

2014年还没过去,我的心中已经排满了来年所期待的各种作品。

首先是怪逼喜剧路线的沙箱游戏《Saint Row IV: Re-Elected》(黑道圣徒4:高清连任版)《Saint Row:Gat Out Of Hell》(黑道圣徒5:冲出地狱)

接着是动漫改编游戏的连击,《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アイズオブヘブン》(JoJo 奇妙冒险之天堂之眼)《海賊無双3》(海贼无双3)

基本上每年一作的《龍が如く0 誓いの場所》(如龙0:誓言之地)也会在该系列问世10周年之际推出中文版。

总而言之,2015年的游戏阵容肯定比今年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