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阅读硝烟:都是内容惹得祸-克里焦点网

“Kindle已经成为了电子阅读市场的错误探索者,走得越久,偏的越多。所以,你也该停下来思考了。”昨天,头顶“中国亚马逊”光环的当当首次向电子阅读先行者和集大成者的美国亚马逊开炮。

在当当官方微博中,当当发表了题为《你为小众而生我为“阅人”无数——致kindle的一封信》的长微博,宣称kindle为了创造出一种类似阅读纸质书的仪式感,忽视了最重要的易用性,将版权电子阅读变成了小众的消遣,无法有效的推广,无法让更多的读者与作者受益。

身处互联网江湖,老胡我已经见惯了对于各种撕逼、口水大战,泡沫飞溅的背后都不外乎“电子阅读”这块肉的炒作争夺上。不过,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两家公司开始走向不同道路:当当向左,开始走大众化路线,主打内容输出牌,而亚马逊坚持没有自有内容,变得更立足窄众。

实际上,亚马逊在中国最早的对手就是以图书在线零售起家的当当,当当也曾拷贝了亚马逊“网络书店+电子阅读器”的运营模式,发力电子阅读。但是,在过去几年,当当的电子阅读在市场上没能掀起多大的波澜。

到今年当当才明白,照搬亚马逊的套路在中国走不通。

2015年1月初,当当CEO李国庆亲自挂帅,从产品层、平台层两方面布局,构筑新行业生态圈,出击数字内容阅读。战略思路就是从“纸书+电子书”的售卖模式向互联网免费模式过渡,从自营为主到走向开放平台,从图书销售向内容版权进军。

也正是在这一战略转变的前提下,才有了此番公开炮轰亚马逊的“第二场戏”。

在我看来,如今碎片化、随时更新的信息大爆炸让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在手机端阅读。从表面看,以手机阅读为代表的电子阅读看似红极一时,但背后却是人们阅读习惯从纸质时代的“低价阅读”转变为电子读物时代的“免费阅读”,本质上是大众化的免费时代。可以说,升温的并非手机阅读,而是免费的电子阅读。免费这一中国互联网产业演化的利器,正在数字阅读领域再度上演。

此前,数字阅读行业是落后的,出版社、销售商都有些墨守成规,不晓得运用互联网思维——免费这一威力无比的大棒,而且作者和用户缺乏互动,产业的链条玩法比较原始。下一个数字阅读时代,“免费”和出版内容去中介化将是大趋势。

从这点来看,虽然还难以轻言当当免费数字阅读策略就能胜出,但免费却是对用户有极大吸引力的,最起码有赢得翻身的机会,当当也可利用内容版权开发出新的衍生品来增加一条新的盈利方式。而从亚马逊这几年在中国的缓慢进展,也让我对当当的主要对手亚马逊在中国的数字阅读领域未来并不看好。这一形势也对当当有利。

首先,在大洋彼岸,美国亚马逊“腹背受敌”。他们一边与传统出版商的矛盾不断升级,饱受传统作家的指责,另一边“后院起火”,本来与自己站在同一阵营里专攻电子出版的“独立作家”也开始倒戈。

母公司在电子阅读的触雷,自然也牵扯到在中国本土的进军步伐。

其次,在中国战场上,眼下,亚马逊虽然已经踏入中国市场有九个年头,但亚马逊Kindle电子书店也登陆中国3年,起色并不大。亚马逊中国并没有避开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通病。虽然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是公认的具有长远眼光的人,但在中国依然水土不服,电商领域如此,数字阅读领域也同样面临类似的基因困境。

阅读市场其实并不好做。美国是数字阅读成熟市场,而中国是新兴市场,文化氛围也完全不同,国外阅读市场和国内的阅读市场完全是两码事。

此外,在数字阅读市场,BAT三家巨头都有动作,有钱有人有资源,这让当当和亚马逊在数字阅读这条路上也面临着更多的竞争压力。如腾讯收购了盛大,发力网络文学;阿里收购影视和视频公司,偏重于泛娱乐化,对于内容端并没有直接涉足;百度想做内容原创,以正版阅读来迅速切入。

不过,无论是电商购物还是社交、搜索基因,这和数字阅读的诉求存在着显著差异,从阿里、腾讯、百度等平台上导引来的流量或许无法支撑起一个领先的数字阅读平台来。这也让当当和亚马逊的数字阅读明天充满想象空间。

如今,以当当和亚马逊为代表的两种数字阅读模式已经开始出现分歧,对于未来的最终判断,还需风物长宜放眼量。

正如一位评论人所言,未来,数字阅读需要打造一个生态圈:从内容生产到内容包装、从内容展现到内容有效运营、从免费消费互动到良性循环,谁能真正打造一个闭环的数字阅读生态圈,谁就可能成为数字阅读领域的小米

于当当而言,其立足免费、打造生态圈的数字内容只是开了个火爆的头,后面还需打几场硬仗。对于亚马逊而言,如何放开手真正干一场,并跑的更快一些才是王道。

----------------------------------------

本文作者系老胡,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和自媒体(自媒体公众号:laohushuokeji或老胡说科技)你的关注和分享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