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CEO呛声《纽约时报》,然并卵-克里焦点网

二十年来,亚马逊一直因其严苛而著称。“努力工作”一直是亚马逊企业标语的第一句,这同时也是公司创始人及CEO杰夫·贝佐斯一直以来的准则,在他的描述中,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友好而热情,当压力降临,我们也会在面对紧张的工作时不慌不忙。”

这种坚定的态度在贝佐斯打造一个市值高达2500亿美元的零售巨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现在亚马逊却饱受企业文化过于严苛的争议,这种过度榨取的管理模式让许多员工都深感受伤。

针对《纽约时报》上周末发表的一篇关于亚马逊严酷管理模式的长文,贝佐斯昨日回应称,《纽约时报》在故意创造“一种没有灵魂、反乌托邦式的工作环境,这里并没有任何乐趣和笑声可言。”他认为,“在今天这样激烈竞争的科技招聘市场,我并不认为采用这种管理方式的公司能够生存,更别提繁荣昌盛了。”

他在写给员工的信中称:“我并不认识这样的亚马逊,同时也希望这并不是你所看到的亚马逊。”

在这篇名为《Inside Amazon: Wrestling Big Ideas in a Bruising Workplace》(《直击亚马逊:那些被工作环境所撞伤的宏伟构想》)的报道中,那些遭遇了癌症、流产或是其它个人危机的员工大吐苦水,纷纷表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或者是在这个快节奏的公司中根本得不到疗愈时间。

在致员工的公开信中,贝佐斯表示亚马逊无法容忍文章中所描述的那种“令人震惊的无情管理方式”。他敦促所有知道这些“上述报道故事”的员工直接联系他本人。

贝佐斯说“哪怕只是个别事件,我们对这样没有同情心的行为也是零容忍。”

在撰写上一篇报道时,亚马逊回绝了《纽约时报》对贝佐斯先生的采访请求,但是安排了多位高管接受采访。总的来说,《纽约时报》共采访了100多名亚马逊现任及前任员工,其中包括那些留下了声音材料以及因签署了不向媒体发声协议而要求匿名的人们。

周一时,亚马逊的发言人们对于该文不予置评,而公司的首席发言人Jay Carney则出现在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今日早晨》上,全力捍卫位于西雅图的公司。“这是一个绝佳的工作地点,”他说。

贝佐斯建议他的180,000名员工“好好看一下”《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但同时他也表示“这篇文章所描述的公司并非我所知道的亚马逊,它所描写的人也并非是每天都与我一起工作的亚马逊人。”

贝佐斯同时还建议员工们到LinkedIn上去看一篇由亚马逊工程师Nick Ciubotariu所写的驳文,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发表后,亚马逊的公关部门对该文进行了迅速传播。Ciubotariu先生对亚马逊工作环境的优劣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还包括对于客户和创新的专注。他还写道,“没有任何人”被鼓励“长时间的辛苦劳作及加班至深夜”,同时也驳回了公司内部好多女性员工所表达出的担忧,这其中并不包括来自高层的女性领导。

Ciubotariu文内的许多观点都与他的前任及现任同事言辞矛盾,有些论调甚至是错误的,其中就包括那份公司不会每年裁员的声明。亚马逊的发言人此前证实,公司计划每年按照一定的比例对劳动力进行调整,比例因年而异。

2014年3月加入亚马逊的Ciubotariu写道,他从未在“任何不想去” 的周末到公司加班。但是即便他这样说了,事情也还是有所不同,援引亚马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在一次全体大会上的说辞,“亚马逊曾把很多人剥削的片甲不留。” Ciubotariu先生并未对采访请求作出回应。

其实早在该文发表前,亚马逊的管理方式就已经在西雅图地区引起了热议。随着该文的发表及贝佐斯先生《致员工信》的公开,现任及前任亚马逊员工在社交媒体、科技网站和《纽约时报》网站上交流各自体验并对亚马逊的企业文化优劣展开讨论。一些亚马逊的捍卫者表示,公司的要求虽高,但是人道;而另一些人则描述了那种被无情要求、过度竞争所重击的感觉,并表示他们感觉自己永远不可能达到公司制定的这种“不合理”的高标准。

“我没见着谁在办公桌上哭,但是我见过很多人在洗手间里哭,”现在是音乐服务商Rhapsody员工的Lisa Moffeit写道。

已经在亚马逊工作了六年的Courtney Hartman在对《纽约时报》报道的在线评论中写道,“很惊讶于看到人们说自己并不知道签下这份劳动合同意味着什么,我自己一直都非常清楚。”但她也补充道,迄今为止,她已经修完了两个产假,请假看医生、处理照顾孩子的紧急情况并未对其职业生涯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一些亚马逊的现任员工表示,自己的体验与报道中最乐观的描述相符。“我从未见过谁在办公桌上哭泣,”一位自己不愿透露姓名但身份已被《纽约时报》验证的工程师说。

Ciubotariu在LinkedIn上的文章自身就引发了一场小范围的争论,以前的同事并不认同于他对于这个礼貌、尊重,还可以玩桌上足球的办公环境的描述。

“亚马逊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工作环境,”Hewlett-Packard Software Americas云技术及自动化首席技术官EricMoore写道。

“我每个周日晚上都会哭,我丈夫的大把时间都在听我关于工作的吐槽,”Amazon Web Services的前数据库管理员Angela Galper表示。

一些亚马逊的老兵针对贝佐斯究竟想要在公开信中传递何种信息以及特别是在股价空前高涨的时候,他是否会打磨掉亚马逊企业文化的一些棱角展开讨论。

尽管贝佐斯在其公开信中鼓励员工讲出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当经理就是那个直截了当告诉你公司希望你加班加点的人的时候,你还怎么向他表达你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一位前亚马逊雇员在邮件中写道。

亚马逊关于其领导原则、行为准则的描述,包括指示在内,都只是“口头上的自我批评,”这些老兵很是怀疑公司是否能够听进去这些来自于感到满身疮痍的员工的声音。

“对于我而言,读完这篇文章并且不会产生有些东西真是错的离谱的想法特别难,因企业文化中糟糕元素而产生的不必要倦怠及情感伤害也的的确确存在着,”亚马逊的现任工程师Mehal Shah在LinkedIn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难不成我们全忘了自我批评是一件好事?”

(编辑:Z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