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上线了广告平台,看看有哪些课要补-克里焦点网

伴随着股价连连上涨,猎豹的宣传部门这半年的宣传主题变成“豹变”,不过除了傅盛个人励志的奋斗故事以及快被说烂的海外国际化外,猎豹似乎一直有些低调,这可能和他的业务有关,但这次猎豹高调发布广告平台,显示了猎豹在移动广告上的决心,不过这个平台未来的前景如何,还不得而知。

首先来看看这个广告系统是怎么运作的。

猎户的广告系统首页乍一看有些类似微信公众号的后台,首页就是一些常规的数据,包括已经展示的广告曝光量,或者是点击量。进入系统后有创建广告模块和广告管理模块。如果要进行广告投放的话,首先要确定需求,也就是你是希望增加装机量,还是增加活跃用户,还是提高访问量。确定需求以后,再确定投放的受众,简单来说就是,就是受众图谱的圈定,包括国家、城市、性别、年龄以及行为兴趣,再加上品牌、网络环境运营条件,这些就是猎豹的广告平台猎户能够提供给广告主的。

但很显然,在广告平台这件事上,没有一家能够和百度相比,在现场也有人问到了关于和百度平台之间的比较以及何时在广告收入上能够超过百度这样非常科幻的问题,但是猎户的负责人非常聪明,他说:

1百度的广告平台目前只是在国内,而猎豹是全球范围的。

2百度是基于关键词的广告平台,而猎户则是基于用户的兴趣分享,类似于facebook。

天了噜,显然是些避重就轻了,且不说百度在移动广告收入上要高出猎豹不知道多少倍,问题是facebook是社交软件,你们只是清理工具啊。

对于清理工具和社交软件在广告投放效果上的比较,尤其是对目标客户精准投放上两者是否具有可比性上,这位负责人依然给出了“十足”的理由。

第一因为我们的产品时长非常长,因为我们是一个工具产品,我们要实时的了解用户的手机是不是卡了、慢了,是不是内存占用了,我们在用户手机里的时长是非常长的,这个时长就比Facebook的时长长。

第二,我们才真正了解用户行为,因为用户有候自己提交的兴趣爱好未必是,我只是好像觉得我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实际上也没有真正的有时间做这个事儿,或者关注这个东西。但是我们的数据是真正的基于用户,我们能够看到用户,我们要检测他的内存占用,我们就知道你这个APP的使用情况,实际上我是基于你真正的行为去了解到的兴趣爱好,这是我们跟Facebook数据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关于数据来源,目前猎豹大体上有2个来源,一个就是帮助用户扫垃圾时积累的数据,比如在清理内存时发现大量社交应用,游戏的碎片,大体可以分析出你的兴趣爱好,以及你使用手机的时长,频率等等。

第二个是广告展示后的用户反馈情况,比如转化率,付费情况,留存率等等,这些数据可以通过广告主拿到。但如你所见,真正有价值的,或者说能形成价值的,还是来自应用的数据。

还有一个比较八卦的事儿,猎豹也搞了一个用户图谱,标签超过250个,然后他们承认,他们的标签是照着Facebook抄的。

要做广告平台,猎豹还面临哪些问题?

首先缺了iOS这个大盘子。猎豹上市之后的收购,主要围绕基于移动广告和移动营销,比如收购了香港品众和MobPartner两家移动广告公司,傅盛在之前的一次内部沟通会议上表示,今年要做到零利润,也就是把所有的钱都投放到获取新用户上。

现在猎豹的主要精力放在获取用户和广告系统搭建上,在策略上,主要是通过Clean Master这个拳头产品,结合猎豹其他产品组成,

不过猎豹,但是基因决定了有短板,因为猎豹最为倚重的Clean Master在app store上没有上架,这也就是意味着,猎豹和全球iPhone2亿的苹果手机用户说拜拜了。

简单说一下为什么app store里面没有猎豹清理大师,首先要搞清楚清理大师的主要功能是用来清理垃圾文件释放空间,但由于苹果独特的iOS系统,在使用过程中是没有垃圾文件,它所有的缓存文件或加载文件全部存放在自身的app里,如果app卸载了,垃圾文件也从系统里彻底清除了。如果想释放手机空间,可以在每个app的设置下清除缓存文件就可以了。

不单是猎豹清理大师,你去搜一下360,也没有,说白了,就是苹果系统不需要这类辅助类的工具软件。当然如果你是猎豹清理大师的死忠粉,也可以越狱之后去PP助手这些地方下载,up to you。

失去苹果用户对于猎豹新生的移动广告平台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不利因素,尽管苹果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和手机出货量远低于安卓,但苹果用户的ARPU值要远远高于安卓,这一点从移动游戏获取新用户的成本上就可以看出来,一个iOS用户的获取成本大概是20~25元人民币,而安卓用户大概在6~8块钱,iOS系统手游用户获取成本仍然高于Android2~3倍。

这意味着什么?iOS用户无论是付费能力还是广告展示价格要远高于安卓用户,而号称要做到全球第三广告平台的猎户,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这2亿用户。

其次是对工具变现能力的质疑:猎豹目前的主要除了一部分PC端外,大部分的增长来自于海外移动端市场,此外还有一些游戏代理的业务,其实猎豹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主要就是依靠流量进行变现,在沟通会上,猎豹移动总裁徐鸣说:

游戏是一种商业变现,搜索是一种商业变现,电商是一种商业变现,广告是一种商业变现。目前看来,我们除了广告的商业变现也有别的商业变现的手段在摸索,目前看起来,我们认为在现阶段移动广告应该是我们最主要的变现模式

但从雅虎北研一个搜索team几乎全部被猎豹挖去这件事来看,猎豹其实也在尝试流量变现模式的多样化。

但还是一样,猎豹的应用矩阵都是围绕工具类的产品,对用户信息获取,以及受众图谱上的能力有限,尤其是数据沉淀和积累上,难以和其他的广告平台精确化的精准推送相比。

此外,猎豹至少面临以下几个不利因素。

和APUS撕逼升级:上个月,猎豹在官网公布APUS有漏洞,并动用旗下的应用对用户进行弹窗,APUS也不甘示弱,立马指责猎豹涉嫌诱导用户卸载,窃取用户隐私等等。然后他们两家就撕起来了。

目前事件最新的进展是猎豹在美国把APUS告了,起诉的理由包括诽谤、商业诋毁、版权侵权、针对猎豹移动联邦和加州的商标贬损、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故意干扰猎豹移动的预期经济优势及故意干扰合同关系。而APUS表示,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正式文件通知。

360的反戈一击:傅盛和周鸿祎的积怨已久,傅盛在任何公开的场合都不忘损一下前东家,并且一定要对比一下两家国家化的差距,不过这种情况似乎正在发生变化,以安全大师类的产品为例,目前猎豹的CM Security在goggle play上的排名远低于后来者居上的360Security,后者的排名已经在前50名了,而且其他的产品线,也面临360的狙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