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剥离体育总局,将给市场带来哪些变化?-克里焦点网

文/对面老姜

8月17日,国家体育总局将召集足协全体人员开会传达足球改革事宜。据悉,此次会议上,中国足协将在“精神”上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脱钩,而“肉体”的完全剥离将在年底前彻底完成。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足球改革是有时间表的,此次会议,或许将正式传达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离,此前足管中心、足协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格局将被打破。”

脱离国家体育总局的管理,意味着足协开始恢复到原本的职能定位,既是团结全国足球组织和个人共同发展足球事业、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又是根据法律授权和政府委托管理全国足球事务、具有公共职能的自律机构,承担了体育部门在足球领域的管理责任。

相比于上诉职能定位上的变革,资本方更为关注一些列关于足球的资产如何处理。

中超公司的尴尬定位

中超公司是中国足协下属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并直接对中超联赛的各大股东负责。它实际上所做的工作就是,负责给足协和各大俱乐部赚钱,在扣除每年的运行费用之后,剩下的钱则交给股东进行再分配。

2005年10月24日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立“中超联赛股份公司”,经过一段时间酝酿后,中超联赛公司由中国足协与16家中超俱乐部共同出资组建,在国家工商总局登记的企业法人组织。

其组织结构是股东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经理层下设办公机构,实行股东会、董事会民主决策,董事会、经理层规范执行,监事会进行监督的法人治理。中超公司的决策层由董事会和股东会组成,执行层则包括赛事运行部、品牌媒介部、办公室、市场客服部等部门,2011年4月中超公司还面向全社会招聘人才,其中主要为公关媒介部、市场营销部和竞赛部选拔人才。

中超公司的股权结构是中国足协出资36%,16家俱乐部出资64%,中国足协拥有对修改公司章程和变更公司性质或公司解体等重大问题的否决权,不拥有对选举和一般决议的否决权和单独通过权。

当时为方便管理中超成立了中超公司来专门管理运营职业联赛,以显示足协开始去行政化,让专业机构来管理,如今足协开始全面脱离体育总局,已经不再需要这个去行政化的过度产物。

因此,中超公司总经理刘卫东正式辞去了中超公司总经理一职,投奔王健林的怀抱。有一种分析认为,刘卫东之所以辞职,跟他在中超公司不太被重视,很多想法无法实施有直接关系。他去了万达之后可能会有更大作为。

俱乐部的IP之路

此前,由于足协的定位以行政化居多,所以俱乐部在整个商业链条中的话语权并不大,每家俱乐部难以像欧洲俱乐部一样可以单独与电视台等转播机构去对接媒体版权业务,完全由中超公司去代劳。

伴随着中超赛事的火爆,由中超公司代劳的模式已经满足不了俱乐部的诉求,因为中超联赛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如今已经成长为备受资产关注的热门资源,光是四年的赞助费,平安集团就为此拿出了四年6亿元的真金白银。

2014赛季中超各俱乐部的总收入突破20亿元,创下中超历史新高。另外中超上座率高居亚洲第一。但在同时,各俱乐部收支失衡,经营模式仍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中超俱乐部总体仍处于亏损状态,总亏损额达到2.22亿元。只有5家俱乐部实现盈利,分别是广州恒大、贵州人和、上海上港、上海申鑫以及广州富力。

与此同时,2014赛季中超联赛中,中超公司的整体收入达到了4.4亿元,2014赛季成为职业化以来收益最高的一个赛季。

此前,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马成全就曾透露,原本由执行局管理的中超联赛、中超预备队联赛和中超精英梯队联赛从下赛季起划归中超公司。足协和中超公司已经在酝酿成立中超职业联盟,联赛放在中超公司管理是中超联盟计划的第一步。

这样就会让俱乐部有了更大的自主空间去创收,不管是媒体版权这些,还是衍生品的开发都将提速,尤其是恒大、国安、鲁能这些豪门俱乐部,其中恒大更是开启了登陆资本市场的举措。相反,对于中小俱乐部的保护措施将被削弱,此前大锅饭的模式下采取的均贫均富措施将被颠覆,中小俱乐部亟待寻找到自身的发展定位,就是健全青少年培养体系,通过转会的操作来盈利。

万达的收益

自从退出大连足球后,王健林将精力放在了国家队领域以及足球人力资源培养领域,最近更是入股马竞、盈方体育在国际足坛引起轰动。

足协脱离了体育总局,意味着国家队层面也将开启市场化进程,此前只是通过赞助获得收益的广告模式将被打破,比如说操作一些国家队层面的商赛难度会降低。

作为国家队的最大金主--万达开始要权衡自己的收支情况,国家队收支来源的多元化意味着万达只是未来的金主之一,而非如今的垄断地位,万达能够在国家队获得的收益势必会降低。

王健林可能也是预见了这个趋势,开始打造一个闭合的足球人力资源体系,打算从人力资源上垄断中国职业足球市场,入股马竞算是这个系统的最后一步,因为马竞拥有着完备的人力资源培养体系,阿奎罗、法尔考这些世界巨星都是出自这家西班牙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