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同性婚姻不再有异议,那么反对意味着什么?-克里焦点网

原文来自 The Atlantic,作者 Emma Green,本文由焦点中国编译。

很长时间以来,美国的同性婚姻支持者都处于少数派的地位。从去年开始,这种情况开始发生改变,现在,美国的大多数人都支持同性婚姻 (民调显示,美国民众中有 61% 的人支持同性婚姻) 。周五,最高法院也成了其中一员:5 比 4 的投票结果,最高法院判决 LGBT 公民拥有宪法保护的结婚权利。

那么对于反对同性婚姻 (尤其是出于宗教原因) 的那部分美国人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虽然这部分群体的人数在减少,但是仍旧占据一定的比例。在“Obergefell 对 Hodges”一案的陈述中,四位大法官 (Samuel Alito、John Roberts、Antonin Scalia 和 Clarence Thomas) 对其他美国人不赞成同性婚姻的权利表示担忧。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们将成为少数群体,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尚属首次,四位投反对票的大法官担心随之而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这种担心并不是最近才有的。尤其是过去两年里,随着越来越多的州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律,宗教保守派群体一直在表达对于宗教自由遭到攻击这一问题的焦虑:先是有糕点烘培师不希望受雇去同性婚礼,后有某大学因未支持同性恋行为而面临负面后果。在最高法院判决之后,美南浸信会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道德和宗教自由委员会 (Ethics and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 负责人拉塞尔 (Russell Moore) 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从现在开始,基督教在性取向问题上的愿景将开始变得越来越反文化,如何向人们去描绘这样一种愿景,我们需要懂得如何去做。”

大法官萨缪尔 (Samuel Alito) 也有这种焦虑。“今天的判决⋯⋯ 将会被用来污蔑 (vilify) 那些不愿意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人,”他这样写道。尤其是他反对将禁止同性婚姻和禁止跨种族婚姻的做法等同起来相比较。“这种对比所具有的含义将会被那些想要消除一切反对声音的人加以利用,”他说。

周五,最高法院门口的同性婚姻支持者们,激动不安,又满怀喜悦——活动人士们为这一刻的到来已经努力了几十年。激动不安的还有反对派: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鲍比 (Bobby Jindal) 暗示, 最高法院应该解散。阿拉巴马州的派克郡 (Pike County) 已经决定停止一切结婚证明手续。但是正如四位大法官所指出的那样,该判决几乎肯定会引发一系列有关宗教自由的法律问题。大法官们尤其关注的是三个议题,其中一些已经导致了法律和政治领域的摩擦:同性恋领养;基于性取向进行区别对待的宗教组织,其税务的豁免问题;私人教堂和个人对于承认同性婚姻的义务。

正如《纽约时报》本月初指出的,该判决意味着“无论同性恋夫妇住在哪一个州,他们都可以领养儿童。”同性伴侣们一直在争取他们的领养权,尤其是在那些对同性夫妇领养做出限制的州更是如此。比如说,密西西比州就有法律规定,禁止同性伴侣领养儿童。内布拉斯加州禁止同性夫妇成为养父母。这些法律在最高法院的判决后,将面临挑战,但是另一种法律将会变得更平常:就在本月,密西根州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领养机构——即便是公立的也包括在内——因为宗教方面的原因,拒绝同性伴侣的申请。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偏宗教自由的法律主张,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下,可能会被如何解读。这也是最高法院判决引发的“困难问题”之一,Roberts 法官写到,“毫无疑问这些类似的争议将会很快被上诉至最高法院判决。”

对于那些基于性取向而区别对待的宗教组织,其税务豁免问题是 Roberts 法官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在本次最高法院口头陈述的环节中,大法官 Alito 引述了 1983 年基督教教育机构 Bob Jones University 禁止校内跨种族恋爱的案例。法院判决如果该学校维持此禁令,则其税务将不予减免。这所大学接受此判决,一直到 2000 年都没有改变校规。现在的问题是,有许多、许多宗教机构并不支持同性恋,更别提同性婚姻了。这涉及的太广了,从州政府的政策,一直到雇员问题以及同性恋劳工的权益问题。“比如说,当教会学院需要向已婚同性学生夫妇提供只向异性学生夫妇开放的住房时 (要怎么办),” 大法官 Roberts 这样写道。

这样的例子已经开始出现了。最著名的例子是哥顿学院 (Gordon College),该校正面临失去新英格兰学校协会 (New England Associations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认证资格的风险,因为学校决定维持对于性取向的立场,即禁止学生或教员有异性婚姻之外的行为。这或许是一个信号,类似的案例将越来越多。比如去年夏天,宗教领袖们公开向奥巴马要求,在一项禁止联邦合同商歧视对待同性团体的政府令中,加入宗教团体的豁免条款。这些要求豁免的团体将很可能在未来的日子里面临新的问题,最高法院的判决将会影响到他们的政策。

最后一点是教区领袖和法官们将会面临抉择,是否要承认同性婚姻的政策。六月份,北卡罗莱纳州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法官们出于宗教方面的理由,拒绝发放结婚证明。这项法律只是一个开始。“在我们的社会里,婚姻不仅仅是一个政府事务,同样是一个宗教事务,”大法官 Thomas 这样写道,“不可避免的是这两点会产生冲突,尤其是牧师和教堂面对着同性恋群体举办婚礼的需求。”

同性婚姻的未来在美国始终是一个未知数,上周五,所有美国人得到了答案。围绕同性婚姻的问题和讨论将会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样子:支持同性婚姻不再有异议,关键是对同性婚姻持反对态度,将意味着什么?